论表情包笑点的产生 | 心专栏

发布时间:2016-04-26   浏览次数:

也许你某天在翻看某star的表情包时,会产生不少疑惑。

 

——TA是造了什么孽了被人拍到这么多奇迹般的照片?

——TA为何一遇上相机就会变得如此放荡不羁爱自由?

……

 

好吧,也许,TA只是不幸地证实了一个叫“冻脸效应”的东西。

 

The Frozen Face Effect,FFE,冻脸效应。

 

脸冻住了?

那怎么办呢?

要不要试着放进微波炉解冻一下呢?

够了,人家只是一个比较形象的叫法。

这是由来自牛校加大戴维斯、哈佛和加大伯克利的研究者提出的概念。

到底是啥呢?

咱们通俗一点讲吧——为啥你看一个视频觉得里边的人美/帅炸天,结果一暂停TA就成了表情包呢?

你懂的,现在hin多表情包都是这么来的,它们往往承载着网友们对某些人满满的爱。


当然,人家是正经的研究人员,不是做表情包的。

为了证实这个“冻脸效应”,他们做了一系列不同的实验。


 

首先,最基本的,他们把一系列动态的视频和这些视频中的一些静态画面给被试看(当然视频和图片的主要内容都是人脸),然后让他们评价其吸引人的程度。这个实验的结果是,动态的视频与静态的画面相比,前者更加吸引人,且差异显著,即证实了“冻脸效应”。

 

看上去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


当然没有。

 

第二个实验,研究者还是用第一个实验的材料,只不过他们还加了点料——他们把那些视频和图片上下倒置着呈现给被试(当然里面的人脸也就倒过来了)。实验的结果还是跟第一个实验一样,于是再次证实了“冻脸效应”的存在。同时,他们还得到了意外的结果——即使是面孔被倒置了,这个效应依然存在。要知道,面孔正放与倒放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会给人们识别、感知面孔的过程造成巨大的影响。

 

证实了FFE之后,是不是该解释一下呢?第三个实验就是来解释它的。根据前人的研究结果,实验者觉得记忆有可能是一个关键因素,人们往往会记住那些有特点的脸,因此,在前面的实验中,被试看不同的人脸时,他们往往会记住那些极端的例子——特别吸引人的和毫无吸引力的,因而影响他们的评价。结果实验过后研究者发现被试的评价跟他们认没认出图片里的人压根没有啥关系,被试的表现并不是仅仅是记住了那些与众不同的面孔那么简单,所以记忆也不能解释这个“冻脸效应”。

 

然后他们又想了,那会不会是其他的因素呢?比如说信息量?会不会是因为视频的信息量比较大呢?于是,他们又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最后发现,貌似也不是这么回事。

 

实验者接着脑洞大开——那么视频里面人脸运动的方式会不会产生啥影响呢?于是他们又把实验一里的视频折腾了一番,先正常从头到尾放一遍,再像实验二里边那样把图像倒过来、从头到尾放一遍,然后又把视频(正着的图像)从后往前倒着放一遍,最后还要把视频一帧一帧地放,而且顺序还是打乱的!最后的最后,在强大的被试的帮助下,坚持不懈的研究者终于惊喜地发现,好歹脸的运动得是连续的啊。

 

这五个实验里的被试绝对是长着火眼金睛的神级人物,在他们的字典里,估计没有“疲劳”这俩字,你要知道,被试一共就那么几个人,实验二、三、四、五的被试,全是实验一里面的,也不知道他们每个人看了多少视频和静(biao)态(qing)图(bao),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原文计算一下。

 

所以,实验者为了研究的科学性,毅然“抛弃”了老老实实跟了他们五个实验的那群被试——得了吧,那明明是皆大欢喜好么——找了另外一群人,修改了一下实验二,又进行了一番研究,最终的结果也并没有与先前的相悖。

 

最终,他们总结了一下,“冻脸效应”是存在的,即使脸被倒过来了;它不是由对特殊面孔的记忆引起的,人们觉得动态的脸好看也不是因为它们包含更多信息量;要产生“冻脸效应”,好歹你得有个会动的脸啊(要不然哪来的“冻脸”以及对比呢)。

 

好了,看了这篇长长的文,了解了这个长长的系列实验,也许哪天你在看某些表情包时,会忽然想起“冻脸效应”这个神奇的名词。

 

最后,咱们来说说“不上照”这个躲避照相的老梗。

“不上照”,大概也可以拿“冻脸效应”来解释一番吧。

还是说,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已经活成表情包的事实?

 


参考文献


Post, R. B.,Haberman, J., Iwaki, L. & Whitney, D. (2012). The Frozen Face Effect: Why static photographs may not do you justice. Frontiersin Psychology, 3(6), 22.


作者:陆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