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真的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 | 心专栏

发布时间:2016-04-26   浏览次数:

相信大部分心理学专业的人都被问过这个问题“你会催眠吗?”,一般情况下我都只能尴尬地笑一笑“我不会”,再想表现的专业一点,科学地来解释下催眠现象的时候,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催眠(Hypnosis)一般被认为是一种在日常生活中可以主观体验到的意识改变状态。Weifzenhoffer认为,无意识,即不随意(Involuntarinese)经验是催眠的经典暗示效果,也是催眠反应的本质。催眠疗法(Hypnotherapy)是心理治疗的一门重要技术,可以有效地解除对方的疑惧、戒备和羞耻感。当患者进人深度催眠状态时,许多处于无意识或潜意识中的记忆便会浮现脑际,引出心灵中压抑患者的困扰,找出心理症结即恐怖的象征意义,然后运用催眠,分析其错误的思路,剖析其致病的缘由,教以正确的适应方法。根据目前的研究成果来看,催眠疗法的适应症包括神经症、心身疾病、儿童行为障碍、性功能障碍、神经系统疾患及成瘾戒断等方面。

其实关于催眠术的科普文章有很多,所以今天并不具体去列出催眠术的历史发展、治疗理论、原理方法、实施表现等等,就从几个目前依然普遍存在的对于催眠术的误解来聊聊这种心理治疗中重要的心理疗法。

1
催眠术是江湖骗术

自催眠术问世之日起,这一误解就随之而产生。当年名噪一时的“麦斯麦术”就被法兰西科学院认定为毫无科学依据的江湖骗术,现在依然有许多人视催眠术为歪门邪道。

很多人认为催眠术是魔术一样的存在,这样的认识主要是由于某些一知半解的“催眠师”故弄玄虚和炫耀神奇现象有关。包括在《走近科学-催眠的真相》这一期节目中,采访的催眠师就是一位大肆进行催眠舞台表演并且滥用催眠疗法的所谓心理咨询师,无论这位仁兄有没有催眠师执照,在笔者心中这都是一位给催眠治疗带来负面影响并且有可能危害来访者的人。

总体上说,催眠术长期为迎合一定的神奇效果而使用各种道具,加上未经过正规训练的催眠师在杂志报纸、广播电视、网络等过于夸张的宣传,使得催眠治疗的实践弥漫在庸医骗人的氛围当中。

和封建迷信活动混为一谈也是对催眠常有的误解。确实,在催眠术产生之初,它是宗教的治疗或祭祀过程的一部分,狄奥多罗斯曾经写过:“古代埃及的祭司可以让彼此进入恍惚状态”,也有很多病痛的躯体经过宗教圣人的触摸就会改善或痊愈的记录。不只是西方,中国一些请神婆驱鬼、叫魂的治疗形式,也有催眠治疗的影子在。

但是,催眠术早已经不再是这些超自然时期的概念了,自从18世纪中叶,外科医师James Braid提出催眠术这个词,把它纳入科学轨道以来,催眠术作为一种治疗方法,就已经摆脱了它在漫长历史中的前世了。

2
催眠术包治百病

由于一直以来催眠术的神秘面纱,也有一部分人觉得催眠术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尤其是看过催眠施术或是亲身体验过的人,对催眠术笃信不疑,认为它佛法无边。催眠术和任何一种心理疗法一样,对于某些身心疾病,催眠术的效果比较显著,但也有一些通过实践证明催眠术并没有太大的效果。并且,从已有文献分布和考察指标来看,单独催眠治疗的实证研究结果仍显匮乏,目前比较多的是将催眠联合药物或催眠联合其他心理治疗,效果会比较显著。

3
如果我被催眠了,会完全被催眠师操纵

这是很多人对于催眠敬而远之,甚至害怕的原因。用医学的观点看,处于催眠状态下,催眠师让受术者去做犯罪或自伤的行为,在纯理论上是做得到的。这也是经常在影视文学中出现的情节。但是实际情况是,催眠状态中下达的催眠指导语是去犯罪或自伤,以及让他清醒之后去犯罪或自伤,绝大多数人不会去执行这样的指导语,只有极少数反社会人格会去执行。也就是说,给受术者的催眠指导语,若违反法律、道德和个人意愿,一般是不会执行的,除非受术者本身有这方面的倾向。

很多人认为催眠术可以将正确的态度观点直接注入受术者的潜意识,或直接把潜意识中的纠结清除,甚至把爱读书、友善等等注入内心,直接完成心理塑造或改变个性。其实催眠术的催眠指导语并没有这么神奇,即便是要改变受术者的某一个错误观念,也需要做很多次的艰辛催眠治疗。

4
催眠术一学就会,一会就能用

一些关于催眠的影视情节,很容易给人一种催眠就是拿着钟摆在人面前摇晃就能让人被催眠,再打个响指就能让人离开催眠状态的感觉,但催眠真的这么容易吗?

首先,从催眠师角度来看,成为一名有资格的催眠师并不容易,那些没有经过资格认定,大肆表演催眠,甚至将其用于治疗的人,只能称之为骗子。2012年,据《NBC NEWS》报道,佛罗里达州有3名高中生在尝试过校长的催眠治疗后接连死亡,其中两人为自杀,1人车祸,这位无执照进行催眠的校长也被判处一年缓刑并吊销了教师执照。

其次,催眠治疗能否实施,不但与催眠师的技术有关,而且与受术者的催眠敏感性和暗示敏感性高低有极大的关系。所以只有对治疗者的病情和本身情况作出详细的判断之后,才能决定他适不适合接受催眠治疗。

 

所以,催眠术既不是万病皆治的“灵丹妙药”,也不是没有疗效的“骗人把戏”,正确地使用催眠术这一治疗手段,才能发挥它的治疗作用,而人们正确地看待和认识催眠术,才能使它脱离这些误解。

 

 

参考文献:

1.郑诚, 李晓驷, & 贾刚.(2015). 催眠治疗临床应用综述.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6),956-960.

2. 周爱保, & 王志丹. (2011). 认知神经科学视角的催眠研究述评. 心理科学进展, 19(4), 537-544.

3. 汪卫东, 张静霞,马彦, & 林颖娜. (2010). 催眠状态下的意念导入性心理治疗.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18(6), 817-818.

4. Lee H H,Choi Y Y,Choi M G.The efficacy of hypnotherapy in the treatment of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 - analysis[J]. Journal of Neurogastroenterology andMotility,2014,20( 2) : 152-152

5. 张德利. (2012). 催眠术:医学心理学应用. 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



作者:张天然